熱門排行

明明很愛你 - 別誤闖孩子的私領域

有一個故事是這樣的。有一個同學A對另外一個同學B說,我昨天發訊息給你,為什麼你已讀不回,學生B回答:「我不知道,你有發訊息給我嗎?」A說:「對啊,而且你讀了竟然沒有回我!」同學B怎麼想都覺得是不是有人偷看了自己的手機?於是他問了媽媽。 關於這個媽媽是不是真的看了孩子的手機呢?這個媽媽應該觀察孩子偷偷交了班上的另外一個男同學,所以課業沒有從前好。因此對媽媽來說,孩子太早談感情當然要暗中觀察。所以每個父母都為了孩子好,但卻沒有尊重到孩子的隱私權,父母在這裡有一個拉扯,這個拉扯是如果讓你多了隱私,我就感覺到危險,而且我怕你將來會因為這個危險而有所耽誤。這時候我們就要提到了詩人紀伯倫有一首非常有名的詩,這首詩是這麼說的–「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思想。」   這段詩讓我想到很多父母都是有了孩子才學著怎麼當父母的,但是不要忘記每一個父母其實從前也都是孩子,那時候沒有手機,我們那個時候最怕的是寫日記。我們收到了同學寫的信,甚至貼了郵票寄到對方的家裡,期待開信的是他本人,但有時候信會被攔截,就石沉大海了。在那個年代裡,隱私大概就是那些我們不想被看見的文字。而現在除了手機外,還有包含了什麼呢?很多人說我的書包也是我的隱私,還有很多孩子會說我的房間從一進來開始都是我的隱私。有時候孩子慢慢長大,他也許會有自己的信用卡帳單,拆開了他說媽那是我的隱私。 這時候我們就要提到父母為何一定要闖到這個私領域呢?很簡單,因為想控制,美其名就是我是為你好。但是在這個過程裡,潛意識也投射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覺得你一定沒有」。你一定沒有我強壯、你也一定沒有我的思想來得成熟,這些所謂的潛意識如果轉給了你的孩子,你的孩子除了不容易長大之外,好像永遠都有一種拉力在拉扯他往下沉的感覺。所以最好的方式是,身為父母的我們在潛意識裡,要把一份最大的尊重還給孩子,可是這個尊重,我們更多的是放心、是讓他自由、讓他承擔,然後也讓他知道其實他是被尊重的。 所以親愛的父母,我們不要再去闖進孩子的私領域了?有時候帶著一份尊重、可以詢問過,甚至用關心的方式,那就是一個非常直接而溫暖的連結。

明明很愛你 - 父母不經意的批評最傷孩子的心

今天我們來聊一聊父母會不會不經意的批評孩子?或者用比較的方式,就是拿孩子最弱的部分,去跟別人最強的做比較,傷了孩子的心?但是我們發現在親子教育裡面,也有一個大家常常不小心犯的錯,那就是用彼得的原理放在孩子的身上。 我們有時候跟朋友聊天的時候,孩子都在場,我們就會說自己家裡的孩子哪裡不夠好!然後覺得對方的孩子這個部分棒透了!殊不知兩個孩子都聽到了,最傷心的就是你家的孩子。在成功學裡面有一個很有名的原理叫做彼得定律,就是拿自己孩子的弱勢去跟別人家孩子的強項做比較。如果你在大公司上班、或者你打工地方的老闆在你面前跟另一個老闆說,我好羨慕你的員工啊!你看你的員工多棒!這個比較的語言形容對我們來說幾乎是一面刀兩面刃。 有一個信眾到了廟裡,他就問了法師,說他的小孩子非常不聽話,覺得怎麼看他都不夠好,但隔壁鄰居家的孩子可是棒透了,師父啊,你覺得我該怎麼辦?師父說,如果你在影印的時候發現印出來的東西是錯的,你應該要去改哪裡呢?是改原件?,還是改印出來這個copy的版本?,這時候,所有在場的人都大笑了,當然答案是要修改的是原件啊!因為原件如果沒有那麼優秀,你列印出來的就會沒那麼好,這個信眾說我知道了,「其實是我自己不夠優秀,我就會認為我的孩子應該要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所以如果父母不夠優秀,要如何帶領孩子更優秀呢?我們都知道家庭教育就是一個以身作則的身教環境,你發現孩子哪裡不夠好,你在這個部分反而要做更多的練習。有些人說我的孩子不認真念書,那你有沒有常常在讀書嗎?有時候你會說哎呀我的孩子不會賺錢,其實想想你對賺錢的概念可能還沒有那麼多吧? 又或者你覺得孩子他的生活沒有目標,你省視自己是否也沒有活在目標裡,所以事實上孩子才是父母的導師。 說到底,怎麼樣不要無形中傷了孩子的自尊心?就從一件事做起,我們開始去肯定、去找到他值得讚美的部分,你也會發現,孩子最優秀的部分也是你影響給他、你遺傳給他的。

明明很愛你 - 如何陪伴憂鬱症子女

你家裡是否有不快樂的孩子?有專家說全世界所有人都有憂鬱傾向,只是有些人用方法克服了,而有些人可能還在跟憂鬱奮戰。 如果你家裡頭有一個憂鬱症的子女,你該如何陪伴他?其實許多人往往都會認為憂鬱症是不是想太多了?覺得他們是不是心智超級脆弱,甚至覺得他們沒有抗壓性。所以會對他們會貼標籤,甚至懷疑他們的心理跟生理狀況好像是演出來的,就是為了要逃避責任。 有一個個案是,一個女孩子告訴我說她被家人逼吃憂鬱症的藥已經十年了,我問她發生什麼事?她哭了!她說在國中時曾經有兩次自殺,媽媽驚恐地把她帶到醫院,醫院只做了兩個事,第一個開立處方?第二個固定回診,因為曾經偷偷斷過藥,所以媽媽常常盯著她吃,但不小心又開始憂鬱症上升,所以國中念得比別人要久。然而狀況時好時壞,後來她慢慢地把大學念完,甚至念到研究所。   她很努力想走出來,但實現裏她又經歷了再一次憂鬱症。她語言正常、邏輯正常,我發現她應該有不為人知的故事。於是我問了她國中時為何想自殺?她才說了父母都不知道的事。那是她國中時,交了一個很頂尖的學長男朋友,這個學長跟他短短交往一兩個月後就愛上別人,她受不了這個打擊,也沒辦法告訴所有的人,於是似痛苦就藏在心中。後來我請女孩的媽媽來聊聊。我記得她媽媽真的就是那種希望女兒好,但是不知道怎麼幫她的母親。我告訴女孩媽媽,其實妳是個偉大的母親,所以誕生了一個心思比別人細膩、容易進到死牆角、走不出來的女孩。然後我說最好的方法就是跟她分享妳過去的情感,我說其實最好的陪伴就是妳不要做媽媽、妳做朋友,妳跟她分享過去情感上妳曾經走過的來時路。 然後第二件最重要的事情是你要開始讓她知道到原來痛苦可以透過學習、成長慢慢去消融的。後來果不其然,這個媽媽做了一個很好的示範,他開始學佛,也帶著女兒學佛,現在這個女孩已經嫁到非常好的人家了。我很祝福他,也就是一個從原本憂鬱症,父母都不知道怎麼陪伴,到最後可以不用吃藥的例子。 親愛的聽眾朋友,我覺得最重要的是不要把憂鬱症當作是病,如果可以的話,我們應該要讓他有一個環境,讓他被支持,讓他有被陪伴的感覺,而不是把他標籤化。    

按下收藏,就會將頻道收錄進您的
會員功能 > 收藏頻道
再也不會忘記找不到喔!
我瞭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