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好科學

策展人:朱玉娟

科學不必很嚴肅,科學也能很好玩!

深入淺出解讀生活中的科學,

讓科學很生活,也讓生活很科學。

分享至
生活好科學

怎麼當隻壞細菌?

西元1346至1353年,人類史上最嚴重的傳染病之一,黑死病,在中世紀的歐洲蔓延。造成了大約七千五百萬人死亡。大量人口的喪失,改變了歐洲的社會結構、嚴重打擊了農業發展、也減少了人們對宗教的信心,不過也間接促成了日後的宗教改革。今天,科學家與歷史學家認為,黑死病是來自一種已經滅絕的細菌,鼠疫桿菌所造成。 歷史的恐怖教訓,似乎也證成了今日人們對細菌的恐懼,並表現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例如市面上廣泛銷售的抗菌容器或材質;標榜提高抵抗力來防禦細菌的健康食品;或是各種滅菌的產品或方法等等。但是,這些對細菌恐懼是生存的必要還是過度恐慌了呢?小小的細菌又如何導致旁大的人體如此受創呢?本集教育電台「微型點子對撞機」邀請到花蓮慈濟大學生科系,江湖人稱細菌人的陳俊堯老師,與我們分享細菌致病的原因與迷思。 要談論細菌致病前,恐怕得先了解一下細菌這個龐大的群體。如同人類般,其實多數人們都是善良的,壞人雖然猖狂且危害甚大,但往往只是少數了。細菌的世界中也是如此,2016年,Sender R等人的研究指出,人體裡的細菌,數量跟我們的人體細胞幾乎差不多。我們幾乎可以說是與細菌共生。統計至今,全世界有百萬種不同的細菌,事實上能夠造成生病的「病原菌」,其實只是少少幾種而已。這些能致病的病原菌,在造成傷害之前,必須先設法進入人體中。以我們常常聽過吃到不 潔的海鮮,或是生食海產而導致的食物中毒為例。這很長是因為吃到了腸炎弧菌的原因。首先這種具有致病的細菌,他需要能在環境中存活。例如雖然許多生物無法在高鹽份的海水中存活,但腸炎弧菌剛好能適應海水的環境。這些弧菌必須先進入到海洋生物體內,對抗海洋生物的免疫系統來繁衍到一定數量,而當海洋生物被漁船捕獲時,如果沒有經過充分加熱煮食或是醃漬殺菌而生食。就剛好給了這些腸炎弧菌進到身體裡的管道。不過,剛被吃進肚子裡的腸炎弧菌,並不代表就能造成傷害。腸炎弧菌必須先通過胃酸的考驗,才能進入腸子,再依序鑽過腸子的組織、進入人體循環系統、打敗免疫系統,才會開始產生病症。在多數情況下,人體的重重關卡與免疫系統默默地擋掉了許多病原菌的侵入,真正會造成病症的,往往都是在瞬間吃下過多的病原菌,或是身體抵抗力剛好低落不足時,才導致了令人痛苦的病症。 對抗病原菌,並非一定要靠抗菌產品,理解病原菌的在人體中是怎麼引發生病和傳染的機制,善用人體與生俱來的保護機制與免疫系統。同時也避免濫用抗生素而製造出更恐怖的細菌!適當謹慎地運用科技,才能與細菌共生共存,打造更健康的生活。

地球上的好微生物

你可能聽過許多號稱能夠延年益壽、養顏美容,甚至是讓身體變得更健康的益生菌相關產品,例如優酪乳裡的乳酸菌可以幫助消化;2012年一份針對泰國學童的研究中,科學家發現食用比菲德氏菌的益生菌,可以降低罹患感冒的比例。在細菌這個龐大的群體中,除了有會致病的細菌外,更多的是幫助身體健康,讓自然生態環境得以穩定的細菌。本集教育電台「微型點子對撞機」,邀請到花蓮慈濟大學生科系,江湖人稱細菌人的陳俊堯老師,探討微生物在地球上所承擔的重要工作。 為能理解微生物的腳色,俊堯老師建議我們可以試著從不同的「受益者」,作為思考細菌角色的出發點。先從植物的角度來看微生物。植物的生長過程,需要用到含氮的氮肥,雖然大氣中有五分之四的氮氣,但並無法被直接吸收利用,植物必須吸收已經轉化的硝酸鹽,才能得到氮。例如在氮循環中,大氣中的氮氣,就是藉由固氮細菌將氮轉化為氨,再藉由亞硝化菌與硝化菌將氨轉化為硝酸鹽來被植物吸收利用。又例如植物需要吸收來自土壤的養分,為能促使吸收更有效率,在許多植物的根部,我們可以看到「菌根菌」與植物的共生現象。菌根菌是一種真菌,他的菌絲會穿透深入植物體內,同時菌根菌也會將他的菌絲伸出植物根外。植物根部以外的菌絲可以分解土壤中的有機物,並吸收水分、無機養分等,再送至植物體內,由植物的導管系統書送給植物各組織生長所用。因此,與菌根菌的共生,如同讓植物根部,有了更大的吸收面積。 在動物的部分,包括人在內的各種動物,也仰賴著大量與微生物的共存共榮。例如蜜蜂的腸道細菌,可以保護蜜蜂不受到寄生蟲的感染;夏威夷短尾烏賊烏賊,也是利用體內共生的費雪氏弧菌(Vibrio fischeri ),當費雪氏弧菌成長到一定數量形成菌落時,就會呈現出發光的效果,烏賊會利用這樣的發光效果,偽裝成海面上透下來的光線,來遮蔽身形輪廓以躲避捕食者;對於人類來說,我們的消化系統並無法分解纖維素,但是我們的腸子中也共生了一些能夠分解纖維素變成養分的厭氧菌。更有趣的是,在人類還是胎兒時,腸道裡幾乎是無菌的狀態,不過從生產過程開始,到出生以後所有接觸到的空氣、喝到的奶等,都會將細菌帶到嬰兒的腸內,迅速地變成嬰兒的腸道菌共存一生。 對於整體自然環境來說,微生物也扮演著分解者的角色,讓動植物等的屍體,透過微生物的分解作用,重新變成物質與能量回到大自然中,再繼續被植物吸收進入食物鏈。這些微生物不只是參與了各種生物機制的運作,更是當生命消逝時,讓一切元素重新回到物質循環,如輪迴一般的關鍵基礎。雖然我們很容易在市面上看到各種滅菌、抗菌的產品。但其實如果沒有了微生物,我們也無法維持基本生活所需,與微生物共存共榮,才是發生在所有生命體上的真實故事。

食安問題面面觀

近年來食品安全事件頻傳,受害者往往求償無門,讓越來越多人更加提防者每一口吃進肚子裡的食物,而造成了莫大的心理負擔與社會成本。這些食安事件有一些來自政策機制的失靈,有一些來自商人牟利的惡意,但也有許多來自於錯誤觀念所導致的不必要恐慌。本集教育電台「微型點子對撞機」邀請台大醫院腎臟科主治醫師,同時也是台大毒理所副教授,台灣食品安全促進協會理事長姜至剛醫師,與你一同探討面對食品安全,你應該了解的知識,你應該擁有的態度。   近幾年食安問題的出現,讓人們驚恐居然有這麼多的黑心食品,有這麼多意想不到的劣質商人就在我們身邊。想要深入了解這些食安事件,必須要從我們的飲食文化演進來理解。人類的飲食文化,在這千百年來其實有很大的改變,在農業技術與食品科技不發達的年代,人們要求的是「吃得飽」;慢慢地當食物不再匱乏時,我們希望的是「吃得好」;再隨著經濟狀況的提升與對疾病的重視,我們想要的是「吃得營養」;最後,是伴隨著近代對工業汙染的重視,以及各種食品檢驗技術的精進發展,我們想要的是「吃得健康」。也因此,伴隨著科學的發展,自然會有越來越多,過去認為是正常平凡的的飲食,但今天看起來需要有所警覺。   例如,2015年時,世界衛生組織發布公告,將香腸等經過鹽漬、醃漬、發酵、煙燻的加工肉品,判定為1類致癌物,也就是有明確證據指出對人體有致癌影響。此一公告發布後,眾多肉品商,與飲食文化中有獨特醃肉的國家或民族無不震驚。   又例如世界衛生組織很早就認為游離輻射具有致癌性,而2016年底,日本福島鄰近地區食品進口時,人們也非常恐慌這些食品如果遭受輻射汙染,食用的話豈不嚴重影響健康。   還有許多食安的事件,像是利用不合法的銅葉綠素將橄欖油染色、將地溝油精煉加工成食用油、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等等。我們怎麼能夠不恐慌這些食安事件對身體的危害?   要能清楚理解這樣的危害究竟是大是小,我們可以從毒理學的基本觀念來看。毒理學中對於毒性物質定義是:「任何在人體內形成或被人體攝取時,會奪走生命或傷害健康的物質。」十六世紀毒理學之父帕拉賽爾斯更有一句今日在毒理學中被奉為圭臬的話,他說:「所有物質都是毒物,但是只要劑量正確,毒物也會變成仙丹」。舉例來說,水是沒有毒的。可是在美國,曾經有年輕人因為參加了社團活動中比誰喝水喝得多的競賽,最後導致腎衰竭水中毒而死。又例如在古典小說中,砒霜是用來殺人的劇毒之物,可是在今天的腫瘤研究中,卻發現低劑量的砒霜,是治療白血病非常有效的藥物,並已廣泛地被醫學界使用。 因此,在看待食安議題時,我們不僅要關注這些議題中出現的化學物質,更要了解在這些食安事件中,我們實際上會接觸到的劑量,才能有效地判斷食安事件對我們健康影響的程度,而不至於造成無謂恐慌。

震識!不可不知的地震知識!

  台灣位於環太平洋火山帶上,世界上多數的地震多發生在這個區域,從2016年高雄美濃地震、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2004年南亞海嘯、到1999年921大地震,似乎每隔五六年,就會有一場恐怖的震災出現在台灣與鄰近的國家。雖然我們活在一個地震頻傳的地區,學校教育 中也提供了些許時數的地科課程。但這些地科知識真的能幫助我們打造一個更安穩安心的環境嗎?本集教育電台「微型點子對撞機」邀請到「震識-地震知識網」的副總編輯,地球科學科普專欄作家潘昌志老師,探討你必須要知道的地震知識。 探討地震需要先理解其成因,1911年,美國地質學者李德(Harry Fielding Reid)在研究1906年的舊金山大地震時,藉由觀察到地表的破裂現象,與實驗和論證等科學方法,而提出了「彈性回跳理論」。彈性回跳理論把地殼假設成是一個彈性體,當地殼受到應力時會開始變形並累積能量。但當變形過大使岩石產生破裂,地殼便會錯動形成斷層,並在破裂的過程中釋放出能量。這個能量在地殼中傳遞,就是我們所感受到的地震。這也是我們很常會聽到某地方有斷層經過,因此不適合興建高樓大廈或精密工業的原因。 地震既然是地殼破碎時能量的釋放,也代表應該要有能量被提供給地殼。這份能量的來由,是由於地球內部並非岩石一塊,而是猶如生命體一般有能量與物質的流動。在地球的內部,由於熱對流,使軟流圈上有緩慢的板塊運動,各個板塊運動的方向和速度不一致,導致板塊各處,會有形式不一的擠壓或錯動。這些地區就是地殼會受到應力,而可能產生斷層或地震的區域,因此,為了能預測地震的規模,對斷層的理解就有其重要了。不過,除了少數像位於美國加州的聖安德列斯斷層在地表清晰可見,多數中小型地震的斷層都在地下,需要透過人工震源探勘的方式,才能描繪出地底下的狀況。人工震源可以透過在地底下埋設炸藥,炸藥引爆的人造震波會在地底下傳遞與反彈,地質學家藉由量測這些反彈回來的震波,就能從中分析出地質的特性,並知曉地下斷層的分布。 除了地殼變動會導致地震以外,其實也還有其他會導致地震的原因。例如夠大山崩或隕石撞擊,也會展生地震波;或是地下水含水量的改變,與過去開採頁岩氣在地下注入高壓水時,都曾引發輕微地震;此外,像是之前提到利用炸藥製造震波來量測地底下的狀況,甚至核子試爆,也會產生地震。不過,這些地震所量測到的震波,性質和地殼變動的地震則完全不同。這份探測地球結構的工具,在現在也被應用於知道,某些國家是否有在偷偷進行核彈試爆的利器呢!

守護星空

在山裡裝了一支路燈會發生什麼事?照亮了道路?讓行走於山林間的遊客更安全更舒適?光明的環境似乎總代表著安全、安心與進步,但真的只是這樣嗎?在今天的點子對撞實驗中,我們邀請到台北市天文協會常務理事,台灣知名的觀星愛好者,劉志安老師。來談談光害防治與星空環保的概念。   2016 年 6 月,公路總局在合歡山昆陽及武嶺設置了三隻路燈,雖然本意是為了提升用路人的安全,但卻在短時間內迅速引起台灣眾多天文愛好者的反彈。部分新聞媒體更用「殺了合歡山銀河」、「簡直台灣之恥」等激烈用詞批評。隨著輿論的發酵與立法委員招開記者會的關注,公路總局很快地將路燈撤離。這似乎往常民眾或民代要求建設的行為剛剛好相反。   造成這樣相反的行為,是因為對於天文社群來說,合歡山一帶因為有公路通過交通方便,但過去保護良好沒有光害。又高因海拔相對穩定天氣狀況,使得合歡山成為天文愛好者的聖地。例如1996 年起,台中市天文學會於每年秋季辦理的「星空饗宴(Star Party)」,地點就在合歡山翠峰。   但是,對於天文觀測來說,微小的光害卻會產生很大的影響。特別是在觀測亮度不高的星體時,任何人造的光源,都會影響觀測的品質。如同當我們望向照明燈或是火光的時候,你就很難看清楚光源背後有什麼東西。   因此,國際暗天協會(International Dark-Sky Association, IDA)把光害稱為「光汙染(light pollution)」,定義是由人造光源所產生的有害效應,包括: 眩光(glare):過度明亮造成視覺不適。 天空輝光(sky glow):人類居住地區的夜晚天空增亮。 光侵擾(light trespass):光線打入無意或不需照明的地方。 雜亂光(clutter):明亮、令人混淆且過度的光源聚集。 各種人造光源,形成以上四點的效應,都可稱為「光汙染」。   此外,從生態的觀點來看。大自然其實並不存在在夜晚間仍能持續發出高強度光源的物體。因此,在夜晚恆亮的路燈,也會影響到附近趨光生物行為,更改變區域生態,與保護自然環境為目的的國家公園,又有一些目的上的衝突。   如同環保一般,只是在光害防制與星空環保之中,我們關注的並不是化學汙染物,而是各種人類行為所產生的多餘光線。如果能更智慧地控制減少光線的浪費,不僅能省下電費與不必要的能源消耗,還能夠把曾經璀璨的星空給還給我們。   雖然對於今日的生活型態,我們大概免不了還是都在當低頭族,但如果我們對於整體環境的發展,能有更好的光害防制、星空環保概念,也多認識一下在台灣相當蓬勃有活力的觀星社群,這就讓我們有機會也能當當抬頭族,看的不是螢幕裡的明星,而是夜空中伴隨人類文明進展的星空。

離岸風力發電

  在綠能積極發展的今天,我們很容易在竹南到彰濱一代的海邊,看到一座座的風力發電機佇立著。然而,受限於台灣地狹人稠的先天環境,導致陸域風力的建置已達飽和,在未來幾年的發展有所阻礙。今天,政府與能源業者,正開始積極發展設置於海面上的離岸風力發電,他們可以不受地形、人們居住環境的限制,而盡情利用大海的廣闊空間,成為我國未來發電的主力。本集教育電台「微型點子對撞機」,邀請到參與眾多我國離岸風力發展計畫,知洋科技公司總經理湛翔智博士,為你深度探討台灣離岸風電的未來。 離岸風電,顧名思義是裝設在低潮位線以外的風力發電,也就是這些風力發電機的基座,將會完全架設在海裡的海床上。雖然施工難度較高,但是離岸風電所接受的海風,不會受到陸地地形起伏的影響,而能有穩定的風力。也因為海面遼闊沒有鄰避效應,因此可以架設較大台,較大規模的風力發電機。不過,在海面上的施工,難度比起陸地工程困難許多,成本也隨之提高。為了能夠有效的建置離岸風電,在開發前,需要做好風能評估與海域環境調查,也就是要先分析這個海域適不適合興建離岸風場,確認環境許可後,再進行興建工程與運維工程所需的技術分析,預計可架設離岸風力發電機的數量,構思水下支撐結構、海底基樁、海床施工的形式。此外,離岸風力發電機在海上發電後,還需要靠格外拉社的海底電纜與變電設備將電力輸送到岸上,才能跟電網併聯。 這些風力發電的設備安裝與施工,都需要在海面上進行。也因此,離岸風電的架設,還仰賴有足夠的工程船、海事工程技術與人才協助,才有辦法順利進行。涉及廣泛領域的離岸風電,雖難度門檻高,但也意味著離岸風電的發展,將可以帶動起一個龐大完整的產業。湛博士在幾年前參與離岸風力推動時,就已經看到風場開發業、發電機製造業、電線電纜業、工程顧問業、鋼構製造業、造船業、海工業等偏向工業的產業開始發展。至今,更有許多金融業、保險業、零件製造業、設備製造業、技術服務業、檢測業、認證單位等,也加入了離岸風電的產業鏈中。湛博士認為,過去幾年台灣的經濟發展策略,鮮少有像離岸風電這樣完整而龐大的產業發展機會。 2013年經濟部開始推動了離岸風電的示範獎勵辦法,至2017年,獲選的三家業者都已完成設立測量風力跟海洋環境的海氣象觀測塔。在苗栗竹南外海的海洋示範風場,也完成了二架示範風機的商轉跟併聯,並陸續地通過颱風跟地震的考驗。相信在不遠的未來,一座座佇立於台灣海峽內的離岸風電,將是我們提高能源自主與抵禦氣候變遷的瑪莉亞之牆!

當個地球村的公民

環境保護很重要,你我都知道,但是怎麼將對環保的重視,變成有效的倡議,變成能實踐的主張,讓影響力能超越個人,甚是擴及全國、全世界的重大環保行動。就並不只是單純重視與否的環保行為或理念主張了,本集教育電台微型點子對撞機,邀請地球公民基金會李翰林主任,分享環保運動倡議者的工作是什麼?他們在意什麼,又是如何去推動著這些理念慢慢地實踐。   對於一般民眾的印象,有一些人可能會覺得,環保團體大概就是會常常倡導著一些環保的行為,例如像是少用棉洗餐具等等。或是當一些汙染事件發生的時候,就會在一些政府機關或相關企業處看到有許多環保團體在聚眾抗議著。事實上,廣義的環保團體忠,各有截然不同的主張、理念與行動方式。大致上可以分為三類:   環境維權團體: 環境維權團體的目的在於維護受害者的權益,例如在有汙染或影響之虞的工業區、廠房、設施等,鄰近居民可能會因為這些設施而成為受害者,常組織成成自救會形式,來串聯力量向政府或業者抗議,或是爭取合理的補助或賠償。立於在苗栗苑裡一帶,就曾經風力發電設施距離居民過近,而促成當地民眾組成苑裡反瘋車自救會。   環境教育團體 環境教育團體的目的,則是認為環保的行為,是可以被教育、被推廣的。環教團體也會構思出更智慧或是更親民的環保行為,讓實踐環保不見得需要向苦行僧的修練一班需要非常刻苦耐勞才得以達到。此外,有一些環境教育團體,例如荒野保護協會,會不定期的開設一些生態課程、生態旅遊。讓民眾藉由親近自然、了解環境的過程中,轉化為對環保重視的動機。   環境倡議團體 相較起另外兩種組織,環境倡議團體則和一般人的生活有一點遙遠,環境倡議團體的工作做點,在於檢視與監督既有政策、法規之中,不適宜或值得改進之處,並設計出更好的法規與政策來取代。環境倡議團體往往也會積極參與與環保有關政策的公聽會或說明會等,來提出對環境更為友善的政策建言。因此環境倡議團體中,對於政策設計、法規研擬的人才需求就特別高。   以地球公民基金會來說,地球公民基金會起源於高雄地區的水污染、空氣汙染等事件,他們曾與教育局等合作,推出了校園空汙旗,來讓大家對空汙能有更即時的反應。也關注了因花蓮水泥開採,而引發的礦業法修改。近年,更關注涉及全國性的議題,例如能源轉型、責任科技與循環經濟,以及國土計畫的發展思維。   這些不同理念,不同作為,不同關注議題與不同的議題尺度,都仰賴著性質不一的環保團體,或是環保行動者的努力。無論小至個人的行為,大至國家的政策規劃,希望能有越來越多人加入環保理念的行列,協助監督、倡議,並推動著更好的制度演進。

霸凌與被霸凌的內心世界

  2011年家扶基金會在『兒少心聲調查報告』的數據資料顯示,有34%的兒童青少年在生活周遭,曾經發生過校園霸凌事件。2016年兒童福利聯盟調查網路霸凌的狀況,也發現有將近四分之三的小學生覺得網路霸凌情形嚴重,有高達七成六的兒少在網路上目睹或是自身遭遇霸凌的經驗。本集教育電台「微型點子對撞機」,邀請到筆名海苔熊的心理學家程威銓,用心理學的方法,來探討為什麼會有這些霸凌,以及遇到霸凌發生時,身為受害者或旁觀者的你又該如何是好? 長久以來, 霸凌這樣的行為存在於校園中。無論是以大欺小,以眾欺寡濫用暴力的攻擊行為,或是倚靠語言攻擊、辱罵譏諷,或是營造排他的小圈圈文化排擠特定對象。對於正處於社會化、人格養成階段的學童或青少年常帶來負面影響,有時更能造成精神或心理上的創傷。 當網路時代來臨,這些霸凌行為也有了全新的樣貌。例如針對未曾謀面的網友,僅以片面的資訊便做出人身攻擊的批評;或是將私密或變造的照片廣發傳閱。網路霸凌有時也與實體世界結合而強化了效果,儘管是在升學上有出色成果的名校,也無法確保學生都有充分的法治精神與道德標準來遏止霸凌,例如某台北市知名男校,就曾發生班上同學針對特定學生,在上學前故意推高他的課桌椅,並在抽屜裡塞入垃圾。當被害者學生尷尬地試圖將桌椅恢復原狀時,又被霸凌者錄影後上傳至班級網頁供同學傳閱恥笑。 為了避免霸凌,近年來開始有越來越多的學校與非政府組織,開始倡導各種反霸凌的方式。例如校方提供即時處理、安全通報與分開輔導等機制,並呼籲學生在遇到霸凌時應勇於求助,而對於旁觀者更應積極回報。然而,在目前的調查發現,多數霸凌現象的揭露,往往不是受害者的求助或是旁觀者的檢舉回報。有時是受害者的師長或親屬察覺行為異常而主動偵查,有時是霸凌事件已在網路上被高度曝光而使校方或當事人的家長察覺。在霸凌行為發生的當下,無論是霸凌者、受害者與旁觀者,往往都選擇緘默以對。 這種在霸凌行為中三方角色的緘默,往往是因為對師長或校方能否阻止霸凌行為的不信任,或是環境被營造出應該要自行解決,不應依賴他人的氛圍。部分研究也認為,無論是反霸凌的各類宣導,或是學校的介入,對於遏止霸凌的成效仍相當有限。無論是實體世界或網路世界的霸凌,都是今日多數國家教育體系的待解難題之一。至少當你在看到霸凌發生時,勇敢站出來給予支持,並努力營造多元的討論環境,這就能讓霸凌,從你我身邊開始消失。

當寶寶盯著手機不吃飯......

對於許多父母來說,教養孩子從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雖然我們已經知道有許多不當的教養方式,例如體罰與哄騙。但我們卻很難明確說出,最理想的教養方式是什麼?或是有什麼判斷正確教養方式的方向。本集教育電台「微型點子對撞機」邀請到到擁有一對雙胞胎的臨床心理師,林希陶老師。來分享在教養孩子中常常遇到的問題,以及教養孩子過程中,目前相關科學研究所能提供的指引。   以教養孩子中常見的挑食為例,父母或師長應避免使用懲罰的方式,這反而會造成用餐時的負面印象,以及對本來就有挑食食物的更加反感。對於面對孩子挑食的現象,林希陶心理師提供了一些方式供父母師長們參考,例如: 在沒有涉及到生命、疾病或嚴重營養不良時,不要強迫孩子吃東西。 不用硬餵不餓的小孩(製造飢餓的生理環境) 讓小孩一起準備食物(製造好玩的心理環境) 營造良好用餐氣氛(製造良善的外部環境) 用餐環境單一,例如避免邊吃飯邊看電視(製造單一的穩定連結) 改變食物(從刺激物上著手) 對食物取特別的新名字(製造良善的外部環境) 正向楷模(觀看別人的穩定連結) 鼓勵遠遠大於懲罰(正向回饋) 我們若從成人的行為來研究的話,其實會發現成年人已經會用很多方法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挑食。例如成人的食物都是自行購買或取得的,本來就已經做過了初步的篩選,此外對於一些比較特異罕見的食物,往往在高級餐廳中,人們也特別願意去接觸,這其實都是在營造一種用餐時的正向回饋效果。   又對於3C產品盛行的當代,到底應不應該讓孩童使用3C產品,或是應該如何使用,林希陶心理師則引用2016年,美國小兒科醫學會針對兩歲幼兒之建議: 兩歲以前「拒絕」使用數位媒體。除了與親人使用視訊聊天。 兩到五歲的小孩:每日不超過一小時 觀看高品質、高畫質的節目 與小孩一起觀看,監控審查內容是否合適 協助他們理解他們所看到的,並且幫助他們將所學運用到真實世界。 拒絕快節奏的節目、使人分心的app應用程式、或是任何暴力內容。 不使用3C產品時記得關掉他們。例如電視在一個房間持續打開,會使父母與孩子都處於分心狀態。 不要使用數位媒體當成讓小孩冷靜的唯一方法,這會導致無法發展合適的情緒調節方法尋找替代活動。 吃飯時、與孩子互動的時間不要使用數位媒體。 睡前一個小時不要使用。孩子臥室中不要陳設這些設備。   對於嬰幼兒來說,林希陶心理師則認為,應該多提供非結構式的遊戲為主,例如並非單純操作,或是有過於明確指示,過於按部就班的遊戲。這樣非結構式的遊戲,可以增加探索的機會,讓嬰幼兒增加創意、問題解決能力與自我娛樂的能力,提升大腦的發展狀況。父母也可以利用一些指定簡單的任務,來提升與幼兒之間的互動。   總括而言,理想的嬰幼兒教養方式,是植基於父母的陪伴、對探索世界的設計,而非教條式的規範與利用3C產品吸引其注意力,這仍是當代父母的大哉問,也是科學育兒者想要讓你知道的大學問。